色久久视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人妻熟女» 村裡的留守女人之少婦夏月

村裡的留守女人之少婦夏月
发布时间:2019-08-10 02:20:36   浏览次数:51

? ?(引)



? ? 2002年8月,鄂東某山村打穀場,圓月長空之下,依稀能看見稻草堆裡

有兩個蠕動著的黑影



喘息聲合著呻吟聲,寂寞的夜空被一對男女的苟合聲音點燃,如同開花的翠

竹劈啪作響。



而遠處的露天電影場子裡,正傳來鞏俐演的《秋菊打官司》的對白……







? ?? ?? ?? ?? ?? ?? ?? ?? ?一? ? 空荒的廟堂



? ? 6月,夏天已然來臨,是一個春情騷動的季節。身上的衣服越脫越少,那些

被厚衣服籠罩了一春的軀體,在徐徐的微風中悄然卸妝。



欲望,通常是被掩蓋在表面之下的。那些耐不住寂寞的嫂子開始肆意嬉鬧著

男人,冷不丁地逗弄一下男人胯間的物件,或者開幾句粗野的玩笑,有小孩在身

邊的時候,大人常會教導說,別聽她的,都是瞎說。



村子裡的男人幾乎都走光了,南下的北上的,都出門子掙錢去了,留下的婦

女和兒童,還有老人,在百萬農民下廣東的時代中,成為了農業的主力軍。



誰來滿足她們迎風而旺的身體?



或許,這還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有些重活體力活,家裡沒個男人還真不

行,特別是在生理週期的那幾天,就顯得更難了。



夏月的男人一直在廣東打工,除了每月寄回來的600塊錢外,再也沒有任

何資訊。夏月是一個堅強的女人,一個人要幹完田裡地裡的農活外,還要照顧上

小學的女兒和年邁的公公婆婆。但她從沒有叫過苦,而是一直默默地承受著。



夏月心裡一直盼著丈夫早點回家,哪怕是沒有掙到錢,也還是回來的好,夜

裡一個人在床上輾轉反側,不是個味兒。



夏月長得不醜,生過孩子了的身體還是很苗條,特別是胸前的一對大奶,在

衣服下鼓鼓漲漲的,在來月經的那幾天,漲的特別難受,想起以前有丈夫的狂揉

和按捏,心裡就晃晃的,下面那個地方就會濕漉漉的,乳房漲得的難受,只要男

人的進入,就不漲了。這是夏月和丈夫在一起時積累的經驗。



年前的時候,夏月要和丈夫一起下廣東進工廠打工。丈夫張福山不肯,說孩

子沒人照顧,年邁的父母也沒有人照顧,夏月必須在家守著。



夏月很不樂意,在臨行前的夜晚,張福山要肏她,她不讓。死拉著褲子就是

不讓丈夫脫,說你要是忍得住就一個人去廣東過吧,別碰我。



張福山很生氣,扭過身體背對著她不說話。



夏月並不是不想給,而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小小地要脅一下丈夫。但見丈夫真

的生氣了,心裡又很痛,於是自己把褲子脫了,然後伸出手到張福山的兩腿間摸

著那個物件。



這個物件她很熟悉,記得相親後的第一次單獨見面的夜裡,張福山領著她走

到打穀場上鑽草垛子,然後兩人熬不住了在草垛子裡緊緊地抱在一起翻滾,自己

的褲子什麼時候沒了,夏月都不知道。



當張福山扶起傢夥對準入口時,夏月才驚覺起來,但已經為時已晚,張福山

挺起屁股就朝裡面進,一陣疼痛傳來,夏月就這樣被張福山肏了。



以後的多次,張福山吃過了晚飯就會跑到草垛子邊等,嘗過了男女交合滋味

的夏月,一到黃昏來臨的時候就開始想張福山,就會情不自禁地跑到草垛子邊看

他來了沒有。來了,就很激動,狂揉猛捏之下,夏月的奶子越來越鼓脹,張福山

特別喜歡搓揉夏月的大奶,用舌頭舔著用嘴唇吸著,並笑說,先給未出世的兒子

提前催奶。



張福山不願意在家務農,最後參加了一個施工隊,南下廣東,在工地上幹了

沒多久,又進工廠當了流水線工人。



當初,夏月沒有任何怨言,總是期盼著老公能掙回來好多錢,家裡的日常用

度也會寬敞些。





? ? 每年的春節,張福山就回家來豪情萬丈地給她一些鈔票,說媳婦,拿去,給

自己買件好衣裳。夏月感到最幸福的時刻,就是這時候了。



但是,她並沒有真的去給自己添件好衣裳,而是悄悄滴送到鎮上的信用社存

起來,而從村子裡到鎮子上,夏月步行要半天才能到達。



腳上走起泡了,磨破後結了繭子,也不在乎。一路哼著歌子去,又哼著歌子

回,幸福之情滿臉流淌。



可是時間久了,沒有了男人的肩膀靠,夏月的心理慢慢有了變化,開始期盼

著丈夫回家的感覺度日如年。??



村子裡的女人越來越狂野,聚在一起時常說些令夏月臉紅心跳的話,比如張

大娘偷偷滴問她,想不想男人肏了?以前和男人在一起時,夜裡肏幾回啊,夏月

不好意思回話,眼前飄的是張福山胯間的玩意兒,那個東西平時看著一團肉,可

一旦真正肏起來,卻是豪氣沖天,像根棍子。



夏月奇怪的是,這根棍子是越硬越好,越硬越舒服,廟堂空著,再怎麼想那

個硬硬的東西,也是惘然啊!



夏月心裡會暗暗地這麼想。





? ?? ?? ?? ?? ?? ?? ?? ?? ?二? ? 廟堂裡來了客人



? ? 漫山遍野的綠色,蔚藍的天空,金子般的陽光灑在田野上、田地間,正在一

塊地裡鋤草的夏月,給這般風景中增添了人間風色。



夏月直起腰,愣愣地看著滿山的綠,間或之間還有些紅色、白色的野花兒,

心裡的感覺是無比的舒坦。乾淨明亮的天空,白雲朵朵,隨著微風徐徐移動著,

至於要飄到何處,無人可知。



此時,已臨近中午時分,夏月準備將這塊地裡最後的一些雜草除掉就回家做

飯了。



女兒張曦中午在學校裡吃,家裡就剩下公公和婆婆。

其實,婆婆可以做飯的,也不是不願意做,而是夏月怕婆婆老眼昏花,將不該有

的髒東西放進菜裡。有次,夏月讓婆婆熬湯,結果等她回家後,揭開鍋蓋一看,

不禁嚇了一大跳,鍋裡的居然掉進去一隻老鼠,自此後,夏月再也不讓婆婆到鍋

臺邊了。



離夏月鋤草之地不遠處,是一條馬路,通往村子裡的一條黃土路。土路上偶

爾會有行人走過,但大部分時間都是空閒著的。



周遭是寂靜的,偶爾會有幾隻鳥兒從頭頂飛過去,嘰嘰喳喳地給這個無人的

山間平添了一絲活氣。



夏月弓著腰,一棵一棵地除著雜草,額頭已經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隨著手

的動作,胸前懸掛著的一對大奶在衣服裡前後左右晃動著。夏月沒有戴乳罩,兩

顆乳頭在衣服裡摩擦的時候,慢慢變硬起來。



這種被騷擾的感覺,讓夏月感覺到乳頭發出陣陣輕微的癢癢,一陣莫名的快

感悄悄爬上來了,夏月的喉嚨裡不禁發出了一聲微弱的呻吟。



四周寂靜的環境,山野間空曠落寞的回聲,偶爾飛過去的鳥兒留下的無影,

感受著乳房在胸前的顫動和乳頭的勃起,夏月的心開始躁動不安了。



就在夏月煩躁之際,忽聞一個男孩的歌聲傳來,由遠及近,逐漸清晰。夏月

不禁擡眼看了一下,是一個男孩,鄰村的。



男孩子看到夏月後,眼睛裡是一遍陌然的神情,雖然嘴中有歌子在響著,但

是對於眼中的這個務農的女人,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就一個普通的女人而

已,他心裡想著,然後慢慢地走過去。



夏月有點失落和惆悵,自己老的竟然連一個男孩子的目光都吸引不住,這光

景讓夏月心裡有些不舒服。



她決定在這個空曠的田野裡,逗逗這個男孩。



於是在男孩子快要走過去之際,夏月開口了。



夏月笑嘻嘻地看著他,說喂,小子,連個招呼都不打。男孩子漠然地看了她

一眼,沒有說話回應。夏月依舊笑嘻嘻地說,這麼晚不回家去,你老娘要著急了。



? ? 男孩子突然停住腳步,看著夏月說,嬸子,你怎麼也不回家燒火(做飯),

還在地裡忙活。



夏月覺得這個男孩子還是有些禮貌的,至少懂得喊自己嬸子,但是這個嬸子

把自己叫老了,夏月心裡不暢快。



夏月乾脆停下手中的活計,直起身來看著他說,我有那樣老嗎,你乾脆就叫

我娘還爽闊些。說完,故意挺了挺胸脯,這男孩果然被夏月的一對大奶子所吸引

了,眼睛裡的光開始發直。



但是,男孩子只發直了幾秒鐘後就轉移了視線,這讓夏月感覺眼前這個男孩

還是個處,或者還是個剛高中畢業的學生娃。



男孩子輕蔑地哼了一聲,說我娘比你大多了,看著你也比我大不了幾歲,要

我叫你娘啊,你受的住麼。夏月聽著心裡有些受用了,就說道,那你喊我姐姐試

試,看看順耳不。男孩子忽地噗嗤一笑,說行了吧,我回家了,哦,對了,大姐

是哪家的人,怎麼看不到你男人。



夏月不禁笑了笑,感覺這男孩有些意思,便說我就家男人打工去了,你怎麼

還在家閑呆著不去掙錢。男孩子愣了一會後,悶聲說我高考剛完了,我媽媽也是

和你一樣的口氣,說是我該去打工掙錢了。可是,我想讀書。



夏月問道,高考沒有考上還是咋地?男孩子悶聲說,我考上了,可是家裡沒

錢供我了,唉,我是該出去打工了。



? ? 夏月心裡不禁一緊,想繼續逗孩子樂呵樂呵的心情一下子沒了,對男孩同情

起來。當初夏月自己也是考上了學的,可是耐不住下面還有弟弟和妹妹要讀書,

只得忍痛硬生生地放棄了上大學的強烈欲望,現在想起來心裡還是很痛。



夏月很想知道他的名字,便說你叫啥名啊,考上了不能去讀才是很痛苦的事

哦。男孩聽到眼前這個看上去有一對大奶子的女人,居然能夠說出自己心裡的感

覺來,眼睛不禁一亮。男孩回答道,姐,我叫歐陽玥,旁邊李家灣的。



夏月笑了笑又道,很好聽的名字哦,還和我同一個字呢。歐陽玥驚異地看著

夏月,問,姐姐也是一個玥字嗎?夏月點頭道,是夏天的月亮的月,姐姐叫夏月。



歐陽玥「哦」了一聲說,我是王字旁的玥,月姐也是考上大學不能去讀的麼?



? ? 夏月點點頭,然後笑笑沒再吭聲弓下腰去繼續鋤草。



歐陽玥悵然若失地站在當地好一會,才轉身離開。等歐陽玥走遠後,夏月再

次擡起身,看著男孩子慢慢遠去的身影,心說,又一個好苗子被淹沒了,唉!



第二日,夏月準備到另外一塊地裡去鋤草,走著走著,眼前卻飄現出歐陽玥

的身影,於是又鬼使神差地走回到了原地。這塊地的草幾乎除乾淨了,剩下的僅

僅只有掃尾的事情,根本就不用再來的。



但是,夏月還是來了。



等她走到地裡時,夏月看到昨天的男孩子歐陽玥已經坐在地頭邊看書。



夏月不禁抿嘴笑了下,然後慢慢走過去,輕輕地「喂」了一聲。歐陽玥擡頭

看下月,一半稚氣一半成熟的男人臉上浮起微笑來。歐陽玥笑道,夏姐來了哦。



夏月放下鋤頭,看著他說,小子,你怎麼曉得姐今日個還要拉這裡。



? ? 歐陽玥笑說,我曉得的,姐姐昨天在我背後看了多時,我就曉得你今天一定

還會來。



? ? 夏月心裡有些驚怪,覺著這孩子很聰明,但是這種直白式的表達方式,夏月

還是有點不適應,因為自己已是人婦,這種表達不適合自己。



夏月笑著,說你怎麼跑到我家的地頭上來看書啊,家裡不能看嗎?



? ? 歐陽玥回答道,自從我媽要我去打工後,就不讓我看書了,說是越讀越傻,

不如掙錢去。



夏月問,那你爸呢,也不讓你看?



? ? 歐陽玥歎口氣說,我爸早沒了,不然我怎麼讀不成啊。



? ? 夏月心裡湧起一股同情來,覺著這孩子有些可憐。於是說,那好吧,你就在

姐姐這裡看書,姐姐幹活。



歐陽玥這時放下書,輕輕地放在地頭上,起身說,我幫姐姐幹吧。夏月心裡

有些發熱,覺得這孩子是不是真有些傻,於是搖頭說,不用你幹,姐姐一個人就

行。



歐陽玥愣在當地,看著夏月彎腰下去,眼睛卻順著夏月的大奶子來回晃動。

夏月當然注意到了,心裡有點發慌,心想:不是這孩子對自己有想法了吧?但是

你曉得人家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人家既然看你,那就索性讓他看個夠。想到這裡,

夏月故意誇大了晃動的幅度,一對大奶子開始上下左右翻飛。



許久之後,歐陽玥才開始回過神來,趴下身子用手拔草。夏月抿嘴笑了笑,

說小子不是來看書的,是看姐姐來的。然後看著歐陽玥的反應。果然,夏月的話

揭穿了歐陽玥的潛藏的心思,臉上紅起來。哦,歐陽玥嘟囔著說,姐姐真直接,

就是來看你的,又怎麼著?!



夏月笑道,想看姐姐哪兒呢?你說出來,我就給你看。



歐陽玥遲疑著不敢說話,只是一個勁地使勁地拔草。



夏月笑問,小子你今年多大了?



歐陽玥回答,我今年19,男人了。



夏月哈哈大笑起來,說道19歲了應該是男人了,但怎樣才是男人哦,像你

這樣的,頂多就一個男孩。



歐陽玥似乎是心一橫,說姐姐覺得我應該怎樣做才算是個男人。



夏月笑道,還是處吧,只有不是處了才能算是男人。



歐陽玥臉色越來越紅,似乎是鼓起很大的勇氣說,姐姐幫我變成男人吧。夏

月心裡一愣,然後發出來一串大笑聲,歐陽玥傻傻地盯著夏月,和夏月因為笑而

顫動不止的肥碩的胸脯。



夏月停止笑,盯著歐陽玥,慢慢說道,你還要娶媳婦的,這事兒姐姐幫不了

你。歐陽玥眼裡露出失望的神情,不做聲蹲在地頭不停地拔草。夏月知道,自己

揭破了歐陽玥的心理所想,這小子借拔草來掩飾心中的不安。



夏月暗暗地笑笑,不再理他,專心做收尾工作。半響之後,歐陽玥卻徑直走

到夏月的身邊,靜靜地看著她。



夏月心裡一驚,心想:這小子不是要來蠻的吧?但臉上還是笑著說,怎麼了,

耐不住了?歐陽玥蠕動著嘴唇,說姐姐,我曉得男人常年不在家,你也想的吧。



? ? 夏月神色馬山嚴肅起來,說你小子動歪心思了吧,姐姐可不是你想的那樣,

隨便就脫褲子的。



歐陽玥紅著臉,終是離開夏月的身邊,走到地頭上拿起書,要走了。



? ? 夏月看著歐陽玥瘦高的身體,心頭有些同情了。在歐陽玥邁開步子準備離開

時,開口說,小子,你要是個男人,就天天來這等。姐姐被你感動了,就幫你破

處。



歐陽玥的背影愣了下,然後點點頭,再頭也不回地離去。



夏月無心幹活了,心裡的那塊浮土本來就是鬆動的,被歐陽玥這麼輕輕一耙,

便開始稀稀拉拉地朝下掉。



不想繼續幹了,夏月扛起鋤頭,回家。一路上,夏月眼前都是歐陽玥瘦高的

身影,還有那雙憂鬱的眼神中透射出的欲望,心想:小子啊,你要做正事了,做

個有出息的男人吧。你不是姐姐想要的,你不是!



到村口時,碰到了同期嫁到村裡來的邱紅英,她男人一樣在廣東打工。



? ? 邱紅英個子不高,但是面容上很清秀,五官端正,雖然沒有什麼姿色,但是

舉手投足之間,女人味道很濃烈。和自己一樣,胸前鼓起一對大奶子,似乎只要

生過孩子的,乳房就會膨脹起來。邱紅英挺著一對大乳,來到夏月的跟前,眯起

一對狐媚眼看著她。



夏月笑道,看麼事哦,我臉上長青春痘了?!邱紅英臉上明顯有點著急地說,

狗子出事了,翻車了,現在躺在醫院裡急救。



夏月心裡一驚,問著,那死人沒?



? ? 邱紅英搖搖頭說,死人倒沒有,但是車子報廢了,他媳婦正在家要死要活地

哭著。



夏月知道,這狗子是村子裡唯一的富戶,自己有個班車,專門跑從村裡到縣

城的運輸生意,是邱紅英丈夫的堂弟。有傳言說,這個堂弟手上有兩個錢了就亂

搞女人,還打通宵麻將,邱紅英男人不在家,這個堂弟對堂嫂特別照顧。



邱紅英生去年生的兒子越長越像狗子,與她老公的面相不太相近。



? ? 今年春節期間,邱紅英男人回來了,久久地盯著兒子,然後盯著邱紅英,問

著是我的種不?



? ? 邱紅英使勁地掐著男人的耳朵罵著,操你媽的,不是你的種吧,好吧,老子

這就掐死他。說著,哭叫著雙手真的恰在兒子的脖子上。



男人急了,一把把邱紅英拉開,說行了啊,我嘴巴欠抽。人說長得像狗子,

我看也像。



? ? 邱紅英罵著,你們是堂兄弟啊,不是?你自己還和狗子他爹長得也很像呢,

你怎麼就不是狗子他爹的兒子了,啊啊?



男人無言地笑笑,從此也不再提,然後老老實實地繼續到廣東打工,老老實

實地每個月把工資寄回來供邱紅英花銷。



看著邱紅英著急的樣子,夏月笑著說,又不是你男人,看你著急上火的。



邱紅英憋著嘴,一串淚珠子滾落下來,輕聲道,誰說不是呢,兒子是他的,狗子

也是俺男人啊。



夏月驚奇地看著邱紅英,許久後才道,那狗子的傷勢嚴重不?



? ? 邱紅英抹了下眼淚,說男人的東西傷了。



? ? 夏月一下沒反應過來,問什麼男人的東西傷了?



? ? 邱紅英忽地噗嗤一笑說,看把你清純的,男人的東西都不曉得,就是雞巴,

曉得不?!



夏月笑著,那你以後就沒指望了哈。



? ? 邱紅英淚珠子又落下來,說我倒是擔心他癱子,我那弟媳婦也不是善茬,狗

子的雞巴壞了,這以後的日子怕是不好過。



夏月說,那你還不去醫院看他去,在這嚎喪沒用。



邱紅英說,我這不是遇著你了麼,訴訴苦,我這就去城裡瞅瞅。



說完,就急急地朝前走去。



夏月看著邱紅英的上身不動,扭著屁股朝前疾走的樣子,微笑了下然後朝自

己家裡走去。